六零文學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一夢百年 > 第589章 戰——天涯:回鄉

第589章 戰——天涯:回鄉

  天下二十八年,大年初三。

  深夜的大理燈火通明,卻又死氣沉沉。如果不是時而路過一兩個行色匆匆之人,沒人會懷疑這座西南大城成了一座鬼城。

  魔道大教五毒教的覆滅,不僅讓整個武林為之震蕩,就連百姓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做為戰亂之地的中原和做為五毒教根基的西南。

  五毒教徒,多為西南子弟,大理試煉者。于南北之戰犧牲之教徒,其父母子女、親戚朋友不乏有大理富商巨賈、達官貴人等,正是悲痛緬懷親人之時,怎可能開心度過這個節日?

  更有接手了五毒教產業的南伶軍團,嚴令排查城內五毒余孽,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之時,更不可能過得一個好年。

  西南所有人十分不愿意相信,但卻都深刻的意識到,幻音他真的殺回來了!西南已經變天了!

  “砰!”

  零星的炮仗聲,是唯一沒受戰亂影響的一群頑劣孩童,忍不住寂寞偷偷出門玩耍造成,但也僅僅是片刻的歡樂時光,就被各家的大人痛罵著拉回家毒打一頓,再也不敢出門。

  沒有人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犯一些愚蠢的錯誤,被南伶軍團借各種名義帶回去嚴刑拷問。幻音要實施他的報復計劃,大理城自然陷入黑暗統治之中,其勢之大,就連白道官府也不敢出聲責問,只能忍氣吞聲任由其胡作非為。

  城主府,唯有夜色伴著孟德君獨飲獨酌。他十分苦悶,因為他對南伶軍團的強勢入侵敢怒不敢言,一是江湖之事他不便插手;二是廣州城正副城主對他放話,一定要大力支持南伶軍團在西南作為。如果換作十年前,同行敢如此威脅他,他早就帶人殺過去了,但今時不同往日,廣州城以優越的地理位置埋頭發展了許多年,不管是經濟實力還是軍事地位,已然超越大理,甚至隱隱有取代大理成為邊境大城之勢。

  當然這些還遠不足以讓孟德君對無敵戰神低頭,最要緊的一點,五毒教因為招惹了皇家,導致殃及大理官府,皇帝震怒,堅決扶持廣州上位!戰前不僅隔空嘉獎了無敵戰神、無敵車神,還切斷了大理三月官餉并令各大官職要員深刻反省,為什么治下會出現五毒教此等邪教?為什么不管不顧任由其發展壯大?

  孟德君當然知道這只是朝廷決心覆滅五毒教的托詞,但官府的團結靠的不是領頭人的個人魅力和手下的一腔熱忱,而是對皇帝的忠誠和對公糧的需求。沒有皇帝的支持和官餉的發放,僅僅一城之主的個人魅力很難收攏得人心。

  這確讓孟德君看清了許多人的嘴臉,平日里看著人模狗樣的,對他阿諛奉承溜須拍馬,一到讓他們出兵幫助五毒教時,個個成了墻頭草,直言上諫覆滅五毒是大勢所趨,官府不可趟這灘渾水,引起圣怒。

  孟德君確實沒辦法,他不是方臘,西南百姓也不是真的活不下去,就算他要反,也只有禁衛軍會聽從,只這一支兵力根本不足以成為謀反的支撐。是以,他只能向朝廷低頭,賣戰神、車神面子,任由南伶軍團勢力入侵西南江湖。

  正所謂借酒澆愁愁更愁,平日里豪飲海量的孟德,今夜僅飲半壇便已眼餳耳熱,昏昏沉沉。他也覺不勝酒力,又不肯大醉一場,便想著回房歇息。剛起身搖晃著走了兩步,卻不小心被椅子絆了一個趔趄,氣得他猛踹一腳,指著椅子破口大罵:“連你TM也欺負勞資,看勞資不把你大卸八塊!”

  他說著就要上手砸椅,卻忽聽得身后傳來一男子聲音:“城主大人,何苦要和一把椅子過不去呢?”

  他回過頭來,循聲望去,只見廳柱后閃出一人,頭戴兜帽,腰挎長劍,依稀可看得清泛白的眉角,好似雙片雪花,晶瑩剔透。

  “你是米三公子?”孟德一下就認出了米樺,西南除了他,沒人再是白眉白發,還擁有著如此年輕的聲音。

  米樺脫下兜帽,露出真容,恭敬抱拳,道一聲:“孟德叔,別來無恙。”

  如今的西南江湖,很明顯劃分為兩世代。天下初世代,上至嚴云星、孟德君,下至南華馨、米樺,彼此都有各自稱呼。小一輩的嚴云星之徒,分別被稱為南宮公子、南二小姐姑娘、米三公子,大一輩的自然稱叔伯。天下次世代,千長空等人,同輩之間又有同輩的稱呼,比如千長空被人稱為大少爺,千霜天被奉承為二公子等等。但上世代稱呼下世代,一般都直呼姓名。

  孟德君與米樺同為一個世代,只是輩分不同,自然沒有直呼其名。而米樺等人雖與千長空等人同輩,卻也直呼其姓名。因為世代的劃分靠的是年紀、資歷,輩分的劃分就僅僅只是輩分了。

  且說孟德認出了米樺,十分奇怪他竟沒有易容,不知他是如何在南伶軍團的嚴查之下混入城中?

  米樺當然是換容進城,潛入城主府內才露出真容,這些都不用解釋,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相問。

  “孟德叔,不知我教今時如何情形?”

  “你師父他還好嗎?”

  兩人同時問了一句,孟德忽覺此地不甚方便,忙拉著米樺的胳膊往后院疾走,不多時進入一間臥房,屋內墻壁上掛著的一張“千年靈芝圖”之后,還有一微小機關。孟德按動機關,墻體兩分,又入狹窄通道內,通道另一邊卻是一個亮著微弱燭光的封閉密室。

  米樺入室,打眼一瞧,密室東南角有一張粉色閨床,床頭卷簾后側臥著一女子,背對著他睡得正香。他心中奇怪,這孟德君帶我來這兒干嘛?看他如何“金屋藏嬌”?

  “孟德叔,這”

  孟德連忙擺手打斷了米樺,三兩步走到卷簾前,輕輕推了推床上女子。那女子被驚醒,一看是孟德,這才長舒一口氣,嬌聲問道:“孟德叔,可是有賊人盤查至此?”

  “不是不是,你快下來看看,是誰回來了。”孟德說著讓開身子。女子一邊看著卷簾外模糊的人影,一邊穿好鞋襪,再掀開簾子一瞧,四目相對,竟同時驚呼了一聲!

  “米三哥!”

  “清清?”

  米樺認出少女正是龍清清,急忙上前兩步關切問道:“你還好吧?怎么會在這兒?是孟德叔救了你嗎?”

  龍清清眼里噙著淚花,一下子撲進米樺懷里,情難自抑,嗚咽道:“是孟德叔救了我他們都走了,只剩下我一個,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嗚嗚嗚”

  米樺輕輕拍著龍清清的肩膀,小心安撫著她,“回來了回來了,你教主伯伯回來了,三哥也回來了,不會再讓你東躲西藏擔驚受怕了。”

  米樺向孟德投去感激的眼神,后者卻苦笑一聲:“實在慚愧,我能為你們做的,也僅限于此了。”

  “不不您救了清清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清清,快拜謝孟德叔!”米樺說著放開了懷抱,龍清清擦拭了眼淚,剛要轉身道謝,密室外卻突然傳來一聲疾呼:“城主大人不好了,南伶的人進府了!”

  孟德一聽此言,忙止住清清動作,對二人道:“別說那些謝不謝的話了,現在我府內也不安全,你們快先從后門走,盡快出城,千萬不要再進城了!”他說著便率先出密室而去,臨到通道口,又回過身來道一句:“替我向你師父道歉,孟德實在是有心無力”說罷出門應付南伶軍團去了。

  米樺也不敢拖沓,用身上常備的一張假臉皮給龍清清易了容,自己施展換容手段,出密室走后門,逃出城主府,直奔鶴言山而去。

  一路無話,抵達鶴言山時,已是后半夜。米樺二人摸黑穿過墓葬群,到了一廢棄的守墓人住所,緊三聲慢三聲敲了敲門環,里邊門栓一松,二人推門而入。

  濃烈的尸臭混合著香料的香味撲鼻而來,讓龍清清忍不住捂住了口鼻。燭火被一人點亮,卻是面露喜色的嚴紫衣,冰涼地面的爛席子里裹著兩個人,一個尸斑泛濫,不成人形,正是嚴火兒,一個呼吸均勻,雙眉緊皺,乃是嚴云星。

  “紫姨,他們這是怎么了?”龍清清見嚴云星、火兒如此凄慘,不覺痛哭出聲,尤其是她最敬愛的“火姨”,如此恐怖形色,顯然早已離開了人世!

  “噓!”紫衣一把將龍清清攬入懷中,忙作“噤聲”手勢,指了指沉睡的嚴云星,小聲道:“你伯伯心智不穩,千萬不可吵醒他,你火姨沒事,只不過得睡一段時間。”

  龍清清知道她紫姨從不騙人,也便放下了一顆心。但看屋內只有四人,其他人不知何處,不禁小聲問道:“南姐姐他們呢?”

  南華馨和龍清清同掌神兵堂,是龍清清與上世代關系最親近之人,自然最想知道她的下落。

  紫衣米樺聽得此問,對視了一眼,卻由米樺答道:“北軍傳出消息,師兄師姐還有姚叔在蟲鳴谷陣亡,但據當地試煉者流傳出的消息,谷內并未發現他三人尸體,所以你盡管放心,你南姐姐暗影術舉世無雙,定是逃過了此劫。”

  米樺此言其實是安慰龍清清,現如今江湖上誰都知道毒蜈軍主、南宮瑾、南華馨死于六引地爆陣,尸體灰飛煙滅,何來逃亡失蹤一說?也只有躲在密室不聞外事的龍清清會信了。

  紫衣見龍清清似乎還要追問,忙轉移了話題,說道:“快說說教內具體情況,李堂主、公孫堂主他們怎么樣了?”

  龍清清聽之,神色黯然,待要答言,米樺卻道:“還是等師父醒來一道說吧。”

  紫衣想了想,頗為無奈的點頭答應。她本來想對嚴云星隱瞞,但他身為一教之主,必須知道教內情形,這是他的職責和權利。但就是不知道得知教內慘狀的他又會做出什么樣喪失理智的事來

  嚴云星鬼眼雖死,但性格卻比擁有鬼眼時更加暴躁了。這還要說到一個月之前。

  那時節在同口,寒冷源放過了他一行人,紫衣問米樺原因,米樺詳細說明了如何與寒冷源聯手救出完心。

  寒冷源既然復活,又怎可能對嚴云星懷恨在心?之前傳出八岐鬼魂在他意識深處留下一縷怨念,那只是為了迷惑外人罷了。試想如果八岐鬼魂果真留有怨念,寒冷源最恨的人不應該是親手“殺死”八岐鬼魂的蘇冰云嗎?即使怨念撒到嚴云星頭上,也不該由嚴云星一人承擔,當初那么多參與富士山之戰的人都應該為八岐的死買單。是以,寒冷源就是融合了八岐鬼魂意識的寒冷源,不存在任何留有八岐殘留怨念的可能。

  他如此放話的目的,一是蘇冰云對他的囑托:隱藏在北軍中,伺機救五毒教群雄;二是因為火兒的原因,他自己也想為這位老朋友做點什么,畢竟二十多年的游戲記憶除了無盡的黑暗,就剩下在冷色調和東瀛的那段時光。

  于是便有了石龍城中他找到米樺,提前商量好的合作,救出完心;有了流星谷中故意暴露身份,放出仇恨嚴云星的話,并激怒尸魔引其入陣,讓嚴云星意識蘇醒,雖然最后的結果他沒料到,但也是好心;更有了邵州故作怨恨神情,親自去同口放嚴云星逃走。他信任阿晉,但由阿晉“追擊”不能服眾,更不好交代燕無極,他不信任山雨風滿樓,因為他不知道蘇冰云對風滿樓的傾訴。因此最后關口,只有由他這個外人看來最恨嚴云星的人親自前去追殺,才能瞞天過海,讓嚴云星逃出生天,讓其它四路北軍徹底放棄追擊!

  只可惜醒來的嚴云星并不領蘇冰云的情,因為他瞎了,是被蘇冰云親手刺瞎的。

  沒有了猩紅鬼眼,從此這個世界只剩下黑暗,從此他永無翻身之地。憤怒之下他竟喪失了理智,咆哮著挖了自己雙眼,仰頭怒問蒼天:“為什么不讓蘇冰云直接殺了我!還留我這一雙廢眼何用啊!”

  鮮血順著他的臉頰滴落,披頭散發心智大失的他,讓紫衣、米樺覺得比尸魔還要恐怖萬分,倍感絕望!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