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杯賽之王 > 第628章 臺北一夜!
  臺北,搶票。

  但狗日的網速,根本沒有辦法搶票。

  他實在不甘心,就連夜趕到了臺北,沒想到還是搶不到票。

  這讓張文孝覺得很難過。

  以前林道。

  “你說是你先叫的就是你先叫的么?現在我在車上,謝謝。司機,別管他,麻煩去忠孝西。”

  身材瘦小的女人牙尖嘴利,讓本來就憋了一肚子郁悶的張文孝有點忍不了,換了平時,或許還講究一下紳士風度,讓就讓了,他重新叫計程車就是了。

  但現在,不行。

  張文孝倚靠著車門,看向計程車司機,“司機大叔,你來評評理,是不是我先叫的計程車?”

  司機大叔一臉憨厚中透著狡黠,也不直接回答張文孝的問題,只是問,“先生,你去哪里?”

  張文孝就愣了一下,才慢慢道,“忠孝西。”

  “哈哈,我就猜到了。所以,不如這樣吧。這個點了,大家都收工了,你們也不好叫其他的計程車,反正順路,不如一起?”

  司機大叔說著,心里美滋滋,跑一趟,卻能收兩份的錢,本來就是平時五倍的價錢,現在還乘以二,那就是十倍的快樂了。

  張文孝躊躇了一下,看向陌生女人。

  陌生女人想了想,不吭聲,低著頭開始玩手機,算是默認了。

  張文孝也就不糾結了,點點頭,坐上了前排。

  計程車開動,三個人坐在車里,氣氛有點沉悶,好在開出租車的司機似乎全世界都一個樣,話多的很。

  所以司機大叔很快挑起了話題,“你們都是來搶票的?”

  “嗯。”

  張文孝點點頭,后面的女人也放下了手機,點點頭,抱怨道,“我從新竹趕過來的,本以為現場會有票,沒想到也賣光了。”

  “我高雄過來的,跟你一樣。”

  “哈哈。票早就賣完了。你們都不看新聞的嗎?平時鴻海的票還是挺好買的,至少到現場的話,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余票,而且還有黃牛。但這次林燃要來啊。歸國之后的首秀,就選在了咱們臺北。

  嘖嘖,那能搶得到嗎?就三萬多張票,給那些貴賓留點,剩下的能夠賣出來的不過三萬張而已。臺北多少人,整個臺灣多少人,何況還有大陸,海外,歐洲,美國,全世界都在搶這三萬張票,哪里可能搶得到。”

  司機大叔笑瞇瞇的說著,說到張文孝和女人的痛處,兩個人都心頭悶悶的,不想跟司機大叔說話了。

  本來就很難過了,你還要在人家傷口上撒鹽,過分了啊。

  “來,看看這是什么?”

  司機大叔卻還不覺得,伸手從自己的錢夾子里掏出一張塑封過,保存得整整齊齊的信封。

  張文孝有點懵,在司機大叔的示意下打開,頓時瞳孔收縮,臉紅耳熱,糟糕,是戀愛……啊呸。

  “是門票?!鴻海與恒遠的比賽門票?!”

  “門票,哪里有門票,門票在哪里?”

  女人也忍不住了,連忙從后座把腦袋伸了過來,看到張文孝手里拿著的門票,立刻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伸手就要去抓。

  “誒誒。輕點,別弄壞了。”

  司機大叔說著,眉飛色舞,一副你們趕緊問我,趕緊夸我的模樣。

  “大叔,這門票哪來的?能賣給我嗎?”

  “我也要,不管他出多少錢,我出雙份!”

  張文孝和女人立刻激動起來。

  司機大叔得意的一個戰術后仰,“實不相瞞,我活了這么些年,關系還是有點滴,這門票怎么來滴,你們就別問了,問就是手眼通天,至于賣嗎?也別想了,我就是看你們大老遠的來一趟不容易。

  想著讓你們看看門票長什么樣子,也不枉白跑這一趟。”

  司機大叔賤的一批,就是把門票拿出來秀一下,眼紅一下張文孝他們,然后不等張文孝的臉色從紅變綠,又從綠變黑,奕奕然從張文孝手里接過了門票,細心安放,妥善收藏,轉過頭,無視兩人憤怒的目光,指了指窗外,“忠孝西到了。勞駕,一人三千五……”

  “大叔,你門票真的不賣嗎?我可以出十倍。”

  張文孝還有些不死心,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門票長什么樣子,真的不想錯過。

  “不賣,不賣。別想了,趕緊結算車費,還有你,后面的美女,車費。”

  司機大叔搖搖頭。

  張文孝努力想要擠出幾滴眼淚,編一個催人淚下的故事,從司機大叔手中買到門票,但司機大叔卻果斷道,“行了,趕緊給錢,別的話,不要說,說了也沒用。”

  “算你狠!”

  張文孝心中閃過搶的念頭,但問題是搶門票要判多少年?急,在線等。

  張文孝最終還是放棄了從司機大叔手中得到門票的打算,唉聲嘆氣的付了三千五的車錢,依依不舍的下了計程車。

  司機大叔美滋滋的收了錢,轉頭又跟女人要車費。

  陌生女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冷聲道,“怎么一趟車,你還準備收兩份錢?”

  “不是,你怎么能亂說了,你是你,他是他,這是兩趟,只不過你們剛好順路而已。”

  “何止是順路,我們還住一個房間。”

  陌生女人趾高氣揚的說著,伸手挽住了張文孝的手,理直氣壯,“看什么看,沒看過談戀愛吵架的嗎?”

  司機大叔目瞪口呆,沒想到女人竟然如此無恥,為了不給車費,睜眼說瞎話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你再不走,我就找捷運公司投訴你了。”

  “怕了怕了。算你狠。”

  “那個。其實……”

  “你別想太多了,我就是氣不過那個司機而已,還拿門票來氣我們,太賤了。”

  女人松開了手,看著張文孝,“認識一下,我叫路小雨。”

  “張文孝。”

  ……

  臺北的深夜,為了買到去看林燃的門票,于是,一個男人就這樣認識了一個女人。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