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萬道帝師 > 第1148章 大圣拓跋渾
  第1148章 大圣拓跋渾“拓跋渾。”

  看到來人,藏神機頓時皺了皺眉,“你不是不在仙殿嗎?”

  在場,仙殿的弟子之中,除了藏神機之外,所有人都面露恭敬,紛紛把行禮,也只有藏神機,面色陰沉,挺拔了身軀,眼神冷漠。

  “老夫若是不在,你是不是又要在我仙殿胡作非為?”

  拓跋渾道。

  “哼,你在又如何?

  我今日要殺慕長生,難道你要管?”

  藏神機眉頭一挑,即便是面如大圣,他也依舊氣勢十足,這看的仙殿的眾弟子也都心驚不已。

  這可是頂尖大圣啊,連仙殿的幾位殿主,也都要對他客氣幾分,叫他一聲師兄。

  在仙殿,拓跋渾或許不是實力最強的,但資歷絕對是最老的三人之一。

  這藏神機居然敢對他不敬。

  這膽子還真夠大的。

  “藏神機,你是不是覺得,有殿主給你撐腰,就可以肆無忌憚,不需要顧慮老夫?”

  拓跋渾忽然看了過去。

  一股強大的勢壓制了過去,壓制的拓跋渾身前的虛空節節崩潰。

  最后。

  噗。

  藏神機嘴角溢血,連連后退了三步。

  “拓跋渾,你敢羞辱我?”

  藏神機震怒。

  “羞辱你?

  哼,這只是給你的一點教訓,以后在仙殿,最好對老夫尊敬點,否則,老夫殺了你,仙殿的幾位殿主,也不敢真把老夫怎樣?

  你信不信?”

  拓跋渾身上露出了殺意。

  “哈哈,拓跋渾老匹夫,你要是敢,就來,我藏神機怕過誰?”

  藏神機仰天長嘯。

  “哼,既然容易出,那今日老夫就給你一點教訓。”

  聽到對方呼喚自己的名諱,拓跋渾心頭大怒,就要出手。

  “哎,師兄,還請手下留情。”

  也就在此時,又是一位中年男子出現了。

  “拜見殿主。”

  看到來人,仙殿眾人全部面露敬畏,再次行禮。

  沒有想到,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罷了。

  先是藏神機出現,隨后拓跋渾,軒轅洪兩位大佬也出現了。

  今日這是怎么了?

  “師兄,神機只是個年輕人,您就不要與他一般見識了,您看可以嗎?”

  軒轅洪道。

  “好,看在師弟的面子上,今日我暫且放過他,不過師弟,我希望你管好自己的弟子,讓他以后不要再來打擾我弟子,否則讓我看到,我絕不輕饒。”

  拓跋渾道。

  軒轅洪皺了皺眉道:“師兄,師尊離去前,曾親自為兩人訂婚,若是不讓他們來往,這有些不好吧,要是讓師尊知道了,我可承擔不起責任。”

  “哼,那就等婚事到了后再見面也不遲。

  丫頭,我們走。”

  拓跋渾轉身就要離去。

  “師尊,還有我師弟。”

  李炫清立馬道。

  嗯?

  這個時候,拓跋渾才注意到了慕長生,“你也跟來吧。”

  “好。”

  慕長生收起了陽眼,就要走上去。

  “慕長生,這一次你運氣很不錯,有拓跋渾那老匹夫幫你,下次,你就沒有這么好運了。”

  忽然,藏神機冷眼看了過來。

  慕長生腳步一頓,淡淡的道:“你應該慶幸,拓跋前輩與你師尊出現了,否則現在的你,恐怕已經是一具死尸了。”

  說完,慕長生與拓跋渾,李炫清一起進入了仙殿。

  “慕長生”藏神機瞇起了眼睛,眼里殺氣沸騰。

  “神機,你要小心了,這慕長生不是尋常人,你若是要殺他,就要迅速,否則他一旦成長起來,會是你的勁敵。”

  軒轅洪眼神凝重的看了眼慕長生離去的背影,沉聲道。

  “師尊,他即便是成長了起來又如何?

  難道你覺得,以我的實力,還殺不了他嗎?”

  藏神機有些不滿。

  軒轅洪搖頭道:“師尊并不是不相信你,神機,他畢竟以一己之力摧毀了羽戰仙留下的生死銅人陣,如此妖孽,不可小覷。”

  “哼,不過是生死銅人陣罷了,我若是去了圣殿,也一樣可以做到。”

  藏神機冷哼,對自己的實力相當的自信。

  “慕長生。”

  進入了仙殿一座宮殿后,拓跋渾這才仔細的盯著慕長生。

  一股強大的氣勢碾壓了過去。

  這屬于大圣獨有的氣勢,連圣王被盯著,也都要瑟瑟發抖,然后慕長生卻處之坦然,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這讓拓跋渾心頭也不由微微一震。

  “前輩,還是收起你的大圣威壓吧,這對我沒用。”

  慕長生搖頭。

  “好小子。”

  拓跋渾冷著的臉上,終于多出了一絲笑容,“我聽說過你,今日一見,的確不凡,好了,老夫只問你一句,你是不是喜歡我們丫頭?”

  “當然。”

  慕長生毫不猶豫。

  拓跋渾盯住了慕長生的眼睛,足足看了片刻。

  “好,你也知道,我師尊給丫頭與藏神機訂過婚,你想要與丫頭在一起,你唯一的辦法,就是擊敗藏神機,你有信心嗎?”

  慕長生淡淡的道:“給我半年時間,半年后,我親自送藏神機上路。”

  “哈哈,半年?

  你恐怕還不知道那藏神機的恐怖,即便是半年后,你在修為上追上了他,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不過,你有這個心,足以。”

  “行了,丫頭。

  慕小子,你們兩人聊,老夫先走一步了。”

  說完,拓跋渾離去了,大殿之內,頓時只留下了慕長生,李炫清,以及李濟民。

  “太子,你不走?”

  慕長生看向了李濟民。

  李濟民頓時哈哈大笑道:“哈哈,你們聊,我這就走。”

  緊接著,李濟民也離去了。

  頓時,大殿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師弟,馬上就是新人王大賽了。”

  李炫清道。

  “我知道,我這次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慕長生笑著點了點頭,拿出了大圣本源。

  大圣本源剛拿出來,整個殿宇的溫度,瞬間上漲了四十幾度。

  “師弟,這就是大圣本源嗎?”

  李炫清嬌軀一震。

  在慕長生拿出大圣本源的同時,她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劍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很顯然 ,這大圣本源對她來說,也有著巨大的誘惑力。

  “師姐,你立馬盤膝坐下,我幫你煉化部分大圣本源之力,助你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