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等鳳歸來 > 第二百二十四章:好字道盡

第二百二十四章:好字道盡

  他的一句反問頓時讓寒煙塵一愕:“攝魂棒……父皇這是……什么意思?”

  “攝魂棒是我魔界之物,其效用在于吸人精血,攝人魂魄,當初,我就是用攝魂棒吸攝了魔界諸多高手以及神族的那些人才凝聚出了一顆九璃珠,幻化成你,而今,你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活死人,肉白骨,這些對于攝魂棒而言都是小菜一碟,你體內有我魔界至高無上的噬魂之力,只要你收集了足夠的精血和人魂,你可以讓任何人死而復生,任何人!”

  寒煙塵不由得瞪大了瞳孔,腦海里頓時就閃過了蘇辭的模樣,蘇辭他,也是想用攝魂棒,復活他最愛的女子……“是、噬魂之陣嗎?”寒煙塵緩緩開口問道。

  “不,是噬魂血陣!”

  “噬魂血陣?”

  “對!就是噬魂血陣!這個陣唯有噬魂之力才能開啟,你,就是天底下唯一能啟動噬魂血陣的人!只要你收集到足夠多的精血和魂魄,你就可以利用噬魂之力打開噬魂血陣!到那時!天底下就再也無人能奈你何了!”

  他說著說著情緒不由得就越來越激動!越來越亢奮!黑暗中仿佛有一股力量正悄然而生,而寒煙塵聞言緩緩垂下了眼眸,雖然他有些心動,可他的理智卻依舊在悄然無聲的提醒著他,這是用無數人的鮮血和魂魄才換回來的東西,無數人的鮮血、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怎么,你不敢?”那人似乎看出了他的猶豫,他的話在黑暗中猶如一雙鷹眼般犀利的眼神落在了寒煙塵的身上,讓他不禁打了個哆嗦,“父皇,難道……只有這個辦法嗎?”

  “不敢殺人?還是不想救人?”

  “不!我當然想救凝夕!只是……”

  “只是什么?”

  寒煙塵張了張口,還是沒有把話說出來。

  “只是你不想殺人!又或者,救不救那個女子,對你而言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他似乎看穿了寒煙塵的心思,開口揭穿。

  “不是的!”寒煙塵立刻出聲反駁,“凝夕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就算不惜一切代價我也要救她!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你要想救人!就只有這個辦法!這是世界弱肉強食,你不殺別人!別人就會來殺你!你經歷了這么多!難道這么淺顯的道理還不明白嗎!?你若不想親自動手!魔界里這么多雙人,讓他們去替你辦就是!

  如今,我已然將方法告訴你了!做與不做,是你自己的事情!救與不救,也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是我的兒子,是整個魔界的主人!你生而不凡!你的存在注定要為我魔界成就一番大事!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你就該不擇手段不遺余力的去做!

  心軟!可不是我門魔界之人的本性!心軟只會讓你變得越來越弱,心軟只會讓你失去的更多!人魔兩界既已開戰,那便不會這么輕而易舉的結束!你若繼續這么優柔寡斷,日后你所失去的會更多!若真到了那時你才醒悟!那可就晚了!所以你絕不能心軟!絕對不能!”

  他的話如五雷轟頂,一下子就驚醒了寒煙塵,他猛地一驚,猛然睜開了雙眼,眼前,依舊是黑樹林里的一切,而他面前瑩瑩灑落的,依舊是紫色魔石的光芒。

  他起身,發現眼前空無一人,自己依舊獨自一個人站在黑樹林里,方才父皇說的話還縈繞在他耳邊,每一字,每一句,都刻進了他的心里,尤其是最后一句話,他說,你絕對不能心軟!絕對不能!

  寒煙塵緩緩垂下了眼眸,不知為何,心中仿若有了主意,聽了父皇說了那么多,他總算找到了一些方向,于是他轉身,直接離開了黑樹林,回到了寒凝宮,想要將父皇的話再仔細斟酌一番,他來到了天羽殿,獨自一人待在寢殿里,仔細回想父皇說過的話。

  第二日,天光亮起,寒煙塵還待在寢殿的時候,屋外便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寒煙塵頓時抬頭,正欲起身,白凝夕便已然來到了他的寢殿,當時寒煙塵只穿一件薄衫,還未來得及更衣,白凝夕便闖了進來,寒煙塵見來人是她,心里不由得一顫。

  “凝夕?”他出聲喚道。

  而白凝夕見他剛起身,身著薄衫,心里頓時也明白了自己有些沖動,于是她頓了頓,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跟他解釋,“那個,我有話要跟你說,本該用了早膳之后再來找你的,可又想到你昨夜在天水殿外,所以一天亮就直奔了過來。”

  “昨夜……我去找你的時候,你在?”寒煙塵聽到了話里的重點,白凝夕一愣,隨即搖頭,“不是、昨夜我早些睡下了,是今早鸞素他們跟我說的。”

  “哦。”

  寒煙塵淡淡點頭,裝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轉身來到了桌案前坐了下來,“昨天晚上我確實是去天水殿找了你,不過那時你已歇息,我怕打擾了你,所以便先行離開了。”

  “那你找我,什么事?”白凝夕緩緩的走到了桌案前,小心翼翼的開口問他,而寒煙塵手中動作一頓,也緩緩的抬頭看著她,問:“那你呢?你來找我,所為何事?”

  兩個人彼此相問,語氣如此陌生,彼此相望,白凝夕聽著他的那句話,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聲,她本有些退縮之意,可轉眼又想到自己今日來的目的,索性也不跟他打啞謎了,直接整個人豪爽的坐了下來,坐在桌案前,與他面對面,目光堅定的看著他。

  而寒煙塵看她這副干脆直接的模樣,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一聲。

  “我知道,你昨夜去找了南空淺。”白凝夕看著他說,寒煙塵一聽這話,也知道她想要說什么,于是看著她微微一笑,“所以,你是想問我,從南空淺那知道了什么嗎?”

  白凝夕搖頭,“該知道的事情,你遲早都會知道的,南空淺知道的事情,你也會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瞞我?”寒煙塵褪去了笑意,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白凝夕。

  白凝夕驀地一驚,但很快她又恢復了鎮定,頓了頓,深吸了口氣之后對寒煙塵道:“我知道,這件事我不該瞞你的,只是我聽說,當初我被丟進魔界的時候,你為了救我耗費了大量的精力,不斷的耗費圣水救我性命,明明我已經活過來了,擺脫了六山六星,可到頭來,一切都是一場空,我不想讓你的付出白費,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無功,我只是不想,讓你難過……不想讓你再為我,耗費心力……”

  白凝夕緩緩的垂下了眼眸,整個人明顯有些不知所措,心中似有愧疚之意,“我只是不想讓你知道真相,讓你為我擔心而已。”

  寒煙塵聞言喉嚨一哽,也不知自己該作何回應,只能默默的垂下頭,兩人沉默了半晌,寒煙塵又一次開口問道:“那你今日來找我,是想告訴我真相?”

  白凝夕搖頭,“不是。”

  “那是為何?”

  “我今天來找你,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什么?”

  白凝夕鼓起了勇氣,起身來到了寒煙塵的身邊,她伸手握住了寒煙塵放在桌案上的手,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轉頭看著他的雙眸,堅定的對他說道:“寒煙塵,我來,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不管我是不是將死之人,也不管我還有多少時間,我只是想留在你身邊,好好的陪著你,不管你是要沖破封印還是要對付人界,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寒煙塵聞言心頭驀地一顫。

  “有些事情既然已經改變不了,那我們就試著去接受,趁現在,六山六星還沒有到來,我還有時間,這段時間,無論你想做什么,我白凝夕都奉陪到底。”白凝夕說罷,堅定的目光依舊落在寒煙塵的身上,她看著他的雙眸,眼神里出奇的淡然和開朗,仿佛那些事情對她而言,已經無所謂了。

  可白凝夕表現的越是鎮定,越是毫不在意,寒煙塵就越心疼,他聽著凝夕的那些話,心里就不由得開始滴血,一顆心如針砭一般刺疼刺疼,他的眼淚都不由得開始在眼眶里打轉,只是他極力忍耐,極力克制住自己不在凝夕面前失態,他頓了頓,緩緩的回過神來,溫柔的伸手將白凝夕抱在了懷里,輕聲應允她道:“好。”

  一個好字落地,道盡了無數心酸和無奈,他最心愛的女子,最心心念念的女子,此刻就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可是,她又仿佛那樣的遙不可及,她說的那些話,他都懂,無非是在這一切還未到來之際珍惜最后的時光,她說,她會一直陪在他身邊,可是,天知道,他想要的是永遠。

  他以前曾經以為的最為簡單的永遠,如今卻成了無法觸及的奢望。

  不!不行!他絕對不能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凝夕死去!絕不能讓六山六星就這么輕易的得逞!他和凝夕,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將凝夕從他身邊帶走!絕對不行!寒煙塵心里想著,抱著凝夕的手不由得越來越緊。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