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離珠 > 第 424 章 只應天意為君謀
  “離珠剛才在嘆什么氣?”永熹帝懶得搭理毛果兒,瞪了他一眼,看著他退后了,才笑著去問沈沉正事。

  沈沉猶豫了一下。

  永熹帝溫聲道:“朕知道,你于這些事情上,總是覺得不自信。然而這又不是御前奏對,不過是咱們兄妹閑談。你說說,朕聽聽。有道理朕就多聽幾句,沒道理咱們就換個話題。不怕的。”

  “既然皇兄都這樣說了,那我這點兒小心思再藏著就不應該了。”

  沈沉不好意思地笑笑,認真答話:

  “我不懂,但是我總覺得,剛才皇兄的處置,有些草率了。

  “您雖然念舊,但從我打話本子、茶館子里聽見那些說書的講過,作為皇帝,這種情況下,要不然就查個天翻地覆,好敲打一下那些妄圖害太子的人。

  “要不然就寧殺錯勿放過。否則,這一次是太子,下一次可能就是皇兄您本人了。

  “至于秦總管……長公主一輩子都生活在湖心島上,能見著的人不多。秦總管作為您身邊的最心腹的那個人,按說應該是長公主最不敢得罪的人之一。

  “她又憑什么會張口就說出那句話來誣陷秦總管?若是照著皇后娘娘那個邏輯推測,是有人想要一箭雙雕,既害了長公主,又害了秦總管。那秦總管最近又礙著了什么人的事?

  “還有椎姑姑。秦總管在宮中行走近三十年,他能分不出哪是救人哪是害人?怎么就會認為是椎姑姑推了太子進太液池?

  “對梨花殿來說,若沒了這個椎奴椎姑姑,簡直就像是拔掉了猛虎的牙齒一般。這個動作可也太狠了。

  “那么秦總管又是哪來的膽子,冒著跟當朝太后結成死仇的風險,去陷害椎奴?這背后究竟是什么情由,若是不查,豈不荒謬?”

  永熹帝沉默下去,許久,方慢慢地,點了一下頭。

  沈沉見狀,接著說道:“偏您身邊最得用的那個人,卻是最大的嫌疑人。此事可不就成了死結?”

  想一想,嗤地一聲笑,指著毛果兒道:“總不能讓他去查他師父吧?別說肯定查不出來,就算是他有那個本事能查出來,待查完了,這頂著欺師滅祖的帽子,他以后可還怎么能得心應手地服侍您呢?”

  這話簡直體貼到了十二分。

  永熹帝呵呵地笑了起來,斜了毛果兒一眼,笑斥:“你還愣著!這世上哪個郡主想這些國家大事,還能把你們這些腌臜潑才也想進去?還不快謝謝郡主體恤呢!”

  噗通一聲,毛果兒竟就著這話尾直接跪在了雪地上,帶了哭腔:

  “照說,就不該小的謝郡主。該陛下謝郡主才對。您聽郡主是擔心我們師徒相查,最后您沒了貼心服侍的人。

  “可是,哪怕只為了這個,郡主能想到小的查師父的為難之處,就是天恩了!不說有幾個人能想到這一層,只是又有幾個人肯說破這一層,不拿小的們當那個沒心沒肺、貪得無厭的臟東西呢?”

  說著,袖子捂著眼睛,嗚嗚地哭得傷心。

  永熹帝踹了他一腳,笑了起來:“行了行了!大半夜的,你再招了旁人來。倒教離珠不好意思。”

  沈沉抿著嘴笑,搖頭道:“他還真不用謝我。我是為了皇兄,又不是為了他。”

  “嗯,朕也領情。”永熹帝哈哈一笑,轉頭看向跟著的侍衛:“那個誰呢?二郎可出宮了嗎?”

  潘二郎大步走了過來:“不曾。陛下有何吩咐?”

  “你在就好了。你去跟你妹妹說一聲。這件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旁人朕都信不過了。你讓她找自己的心腹去查。

  “另外,椎奴和秦耳都放歸本處,只是暫不當差,軟禁在自己房里吧。讓他們自己想想,當時的情形究竟是怎么回事,想想自己第一時間的證詞,到底跟事實有多大的出入。”

  潘二郎一本正經地躬身稱是,退走。

  “還有你。”永熹帝鎮定自若地當著沈沉面兒對毛果兒道,“早就跟你說,讓你的人好生跟著服侍你師父。怎么樣?這回你師父外出,身邊竟然只有一個侍衛而已。你的人呢?!”

  毛果兒苦著臉:“被我師父留在院子里罰抄掖庭名冊呢……”

  “好生照看你師父!一個不夠兩個,兩個不夠四個!”永熹帝虎著臉。

  沈沉則聽得心中大驚。

  原來永熹帝早就啟用新人,秦耳那里,已經被猜忌到了派人監視……

  “皇兄,我回去了。只怕母后還揪著心熬著油等我呢!”沈沉禮貌地告辭。

  永熹帝含笑點頭,右手抬起,拍在她的肩膀上,鄭重說道:“你若是個男子,朕就認你做義弟,封你做親王,讓你做官。”

  “那虧得我是女子。我這種懶散又任性的人,便當了王爺也是息王那種的,在家吃吃喝喝寵媳婦!”沈沉大笑,笑彎了腰。

  永熹帝的手落了空,下意識地探身過去,敲她的頭:“那朕就專設一個衙門給你!”

  “皇兄又拿我尋開心!”沈沉不再啰嗦,告辭而去。

  永熹帝看著她火紅的背影,悠然神往。

  眾人都靜靜地等在他身后,一句話不敢說。

  半晌,毛果兒的肚子忽然咕嚕一聲響。

  “你這樣煞風景的,就該拉下去杖責。”永熹帝頓時不悅起來。

  毛果兒忙捂住了肚子,陪笑不已:“是。是。小人的錯。不該這個時候餓。不過,陛下,您也沒吃晚飯呢!從下午到晚上,別說您,太后和皇后娘娘也都沒顧上。小的伺候您回去吃飯吧?”

  “哦?還真是。朕都忘了。”永熹帝笑著點了頭,轉身欲上轎輦,腳步忽然一頓,冷著臉回頭問毛果兒:“離珠剛才是不是沒說陳太妃是為了什么要把長公主弄去仙霞宮?”

  “拿什么說呀?郡主見了面,什么都沒問就把太妃娘娘的貼身大宮女打了一頓。太妃娘娘嚇得高喊我又沒攔著你請人。郡主這才走了。”

  毛果兒撇撇嘴,又笑:“兩個跟去的侍衛嚇得腿都軟了。說頭一回見著宮里有人敢不給陳太妃面子的。連上了島長公主發脾氣,郡主都險些動了手……”

  喋喋著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永熹帝冷笑了一聲:“活該。平日里朕待她們優容,一個個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