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素手調湯 > 第288章 沒病
  大夫好奇了,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么身份?能讓寧王這樣青睞?

  如果是寧王的心愛之人,怎么也不至于住在莊子上吧?

  畢竟,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太后為了寧王的親事,操碎了心。

  誰讓眼前這位,不光是京城里有名的紈绔,而且還是個克妻克子,天煞孤星的命?

  如果只是紈绔倒是無所謂,京城里多的是愿意將女兒嫁過來的人家。

  畢竟,世族大家里,別的不多紈绔多,別人未必就比寧王好。

  可是,克妻克子就讓很多人家望而生畏了,就算偶爾有想攀附權貴,不怕女兒被克死愿意將女兒嫁給寧王的,偏巧寧王又看不上。

  那眼前這位到底是什么人?瞧著倒也不是那種不好的地方出來的女子。

  不過,能讓寧王這樣上心的,那就該是寧王心尖尖上的人。

  一時之間,老大夫起了八卦之心。

  迫切的想知道,這位到底是什么人。

  畢竟,他現在可不覺得眼前這位是得了不治之癥,不管怎么診斷,這位都是睡著了。

  “大夫,你倒是說話啊,她怎么了,是不是”

  小六焦急,并沒有注意到大夫的表情變化,還是一疊聲的問著。

  莫不是這位祖宗是哄人玩呢?

  想到這個可能,老大夫覺得自己肯定是被戲耍了,當下就氣惱了起來。

  要是換了別人,老大夫肯定是要發泄一通的,偏巧,這位身份高貴,他招惹不起,只能咽下那一口氣說道:

  “王爺,這位娘子身體好的不得了,只是睡著了而已。”

  雖然一口氣被咽了下去,可是老大夫到底意難平,說話的語氣咬牙切齒的。

  連一點最小的毛病也沒有,還要折騰他老人家這一回,哪怕是皇室貴胄,這樣逗弄老人家玩也不像話啊。

  還沒見過人睡著了,請大夫來診脈的。

  小六愕然,但是轉瞬就生氣了,人都已經昏迷不醒了,這庸醫居然說是睡著了。

  他氣惱沖著大夫喊道:“你見過睡著了撞門都不醒來的?你見過睡了一天一夜一點反應都沒有的?你到底是不是大夫?”

  這話成功的激怒了大夫,大夫當下就要拂袖而去。

  他雖然只是大夫,但也是有些骨氣的,怎么能被人這樣隨意呵斥?

  老大夫是京城里排的上號的大夫,平日里被人捧習慣了,乍享受到被呵斥的待遇,還是不能接受。

  氣惱之下,竟然忘記了眼前的人是寧王。

  伺候不了,不伺候了總行吧?

  難怪京城里人都說,寧王是個二世祖,仗著太后和皇上的寵愛,為所欲為,現在看起來所言不虛啊。

  看到大夫要往外走,小六呵斥:“你今天要是不能將她給本王弄醒來,你就留在這里陪著她!”

  小六也發狠了,那聲音里的狠戾一點都不加掩飾。

  這一聲將老大夫給喊回神了,他怎么忘了,這位可是高高在上的,動動手指,就能摁死他。

  他回頭看向小六,怒目而視,可是在看到小六那副表情的時候,忽然就覺得,自己可能想錯了。

  就算做戲,能做到這個地步,眼前的寧王可能自己都沒發現,他已經是淚流滿面,整個精氣神都不對勁,一點貴公子的形象都沒了。

  大夫本來覺得,這是小六在涮著自己玩呢,可是看到這位這樣的表情,倒是不像在作假。

  他不由又懷疑,是不是自己診斷錯了,這人真的病了?

  想到這里,大夫再次診脈。

  這一次診脈,他用了更多的時間。

  從脈象看還是睡著了,而且,病人的脈象十分平緩。

  等等,一個正常睡著的人脈象應該不至于如此平緩啊?

  這時候,大夫才發現病人脈象平緩到沒有任何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

  “可否讓老朽看看這位娘子的氣色眼睛?”大夫無奈之下,只能開口。

  他這話說出來的時候,也是十分艱難的,作為大夫講究望聞問切,但是,大戶人家的女眷,卻一般只是診脈,并不能得見容顏。

  小六想了想,還是應了。

  人都已經成這樣了,講究這些有的沒的有什么意思?

  再說了,瑾娘也不是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在河州她還開著鋪子呢。

  嚴華顫抖著打起簾子,東家這樣子,好像就要離她而去一樣,十分飄忽,她真的害怕。

  這樣的感覺,小六也有,雖然瑾娘明明就在眼前,可是他居然感覺不到她的氣息,似乎她并不在這個屋子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害怕。

  害怕自己就此失去瑾娘。

  大夫仔仔細細觀察了瑾娘一番,卻還是一無所獲,最終只能將瑾娘的眼皮翻開仔細的看過。

  “真是奇怪,人應該是昏迷過去的,可是從脈象看卻又不想是昏迷所致,怪哉怪哉。”

  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還是沒有一句準話,小六緊繃的神經終于繃不住了,他沖著大夫就道:“你到底能不能治。”

  老大夫卻沒有之前的怒氣了,之前他想錯了,覺得這人沒有病,但是現在卻覺得,是他才疏學淺,看不出這是什么病癥。

  他愧疚的搖搖頭說道:“王爺見諒,小人才疏學淺,竟然不知道這位娘子究竟身染何疾。”

  他給人看了一輩子的病,到現在卻對一個看起來沒有病癥的人無計可施。

  小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對他這樣浪費時間十分不滿意。

  “立刻帶著我的腰牌回京城去請太醫,多請兩個!瑾娘,你不能有事啊。”小六說話人已經撲在了床炕上,輕輕捧著瑾娘的臉頰,泣不成聲。

  小佟想勸一句,最終卻什么都沒說,轉身走了出去。

  “瑾娘,不管用什么辦法,我一定要讓你醒過來,我還有很多話沒有對你說呢,你不能就這樣一去不回純熙還等著姑姑回去呢,你能舍得我,難道也能舍得她?”

  老大夫不忍心看下去,他終于確定了,這女子是王爺的心頭愛,可是,此時卻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小佟出去了,老大夫也跟著走了出去。

  “大夫,真的沒救了嗎?”小佟對瑾娘的感情十分深厚,問話的時候,語氣都是顫抖的。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