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福妻滿滿 > 第228章 錯在何處
  “簡直是豈有此理!”

  慧貴妃聽了秦羽珊的陳訴,心思頻轉間便想明白了其中緣由。

  “那傷口,一定是云貴人做的。”慧貴妃肯定道。

  秦羽珊搖搖頭,她曾有那么一瞬這么懷疑過,但想到云貴人對小九的疼愛,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慧貴妃冷冷一笑,看著女兒嘆了口氣。

  女兒雖然聰明,但終歸歷練不夠,才看不透這中間的關鍵所在。

  她諄諄教導:“羽珊,你父皇當時在場,如果小九毫發無傷,以你父皇對你的寵愛,定然不會將此事看得太重。”

  “頂多是罵你淘氣,小小懲戒一番便算了。”

  “但若是小九受傷了呢?”慧貴妃拋出這個問題。

  秦羽珊想了片刻,終于恍然大悟,咬牙道:“她陷害我!當時的情景之下,小九受了傷,父皇肯定會認為是我做的!”

  “沒錯,”慧貴妃瞇眸,“她目的并非只為了陷害你,羽珊,你再想想。”

  秦羽珊一愣,又思忖片刻:“莫非她是為了帶小九離開永和宮?”

  “對。”慧貴妃冷笑,“云貴人就是個不懂感恩的白眼狼!也不想想這些年如果不是本宮照拂,她們母子倆能過得那么安然?”

  “這件事情母妃記下了,”慧貴妃關切地摸摸秦羽珊的頭,“你且安心下來。有母妃在,她定過不了好日子!”

  “可是,”秦羽珊撅起嘴,“父皇不讓女兒離開永和宮,父皇而今惱了女兒,這可怎生是好?”

  她一直都是父皇最寵愛的女兒,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宮里的人都為此敬重她三分。

  而且,她已經快及笄了,有父皇的寵愛才有可能尋一門好的親事。

  如果父皇不喜歡她了,還有誰敢做她的駙馬?

  “傻姑娘,”慧貴妃笑,“有母妃在,有鎮國公府在,你的榮光別人奪不掉。”

  御書房偏殿。

  面上的劃傷雖然看著可怖,但對小九這樣五歲的小孩來說,除了疼痛會讓他哭泣之外,對毀容還沒有實質性的感受。

  是以服用過安神的湯藥之后,便在云貴人的安撫下漸漸睡去了。

  彼時已是午后時分,云貴人透著窗戶撒下來的日光凝視著床榻上的小小人兒,揪成一團的心慢慢地放緩下來。

  從今天起,她和兒子終于可以逃脫永和宮那個陰暗的牢籠了。

  她一點都不后悔親手毀了兒子的臉。

  如果時光重來一遍,她還會那樣做。

  她甚至慶幸自己在那短短一瞬能夠想到這么好的法子,既毀掉了秦羽珊在皇上心中的完美形象,又讓她的小九脫離了苦海。

  如果可以,她真想大笑三聲,舉杯慶祝。

  在永和宮的這五年,不,云貴人搖了搖頭,應該是六年。

  從她有孕開始的六年里,她就過得戰戰兢兢,每踏出一步,都提著心,深怕一個沒站穩就跌入萬丈深淵。

  小九的癡傻不是天生的,必定是慧貴妃害的。

  云貴人記得清清楚楚,從出生開始到兩歲前,小九是那么的聰明伶俐惹人喜愛。

  他七個月就開始會說喊娘,一歲就可以穩穩當當地走上幾步了。

  而且小九長得特別像皇上,簡直跟刻板兒似的,那時候皇上不知有多歡喜小九。

  云貴人陷入回憶當中,嘴角不自覺扯出一抹苦澀的笑。

  如果小九沒有那么像皇上,皇上對他又沒有那么寵愛,或許小九就不會變成今天的樣子。

  她還記得小九兩歲那年的冬天,因為不小心得了風寒,慧貴妃著急地叫了太醫來給小九診治。

  小九的風寒斷斷續續小半個月終于漸好,哪知好了之后,卻變癡傻了!

  小九那時候不過兩歲多,在外人看來根本察覺不了有什么不同,但是身為親娘的云貴人卻明顯的感受到了。

  他不僅語言退步了,從會說簡單的稱謂回退到什么也不會說,而且神情也變得呆滯。

  漸漸地,不知何時開始傳出小九其實是個癡傻孩子的風聲,就連皇上也相信了。

  她只是個小小貴人,這幾年為了保護小九忍辱負重。

  眼見著慧貴妃和大公主示意宮女們一日日苛待小九,卻什么都做不了。

  而大公主最近愈來愈變本加厲,簡直是在她這個做娘的身上割刀子。

  所以她今日才會做出陷害大公主的舉動。

  就算是以后被發現了,要她以命相償,她也不會后悔!

  皇上將小九托付給皇后娘娘照看,想到這里,云貴人嘴角就忍不住上揚。

  她雖然只是小小的貴人,平日里沒有什么時間接觸皇后娘娘。

  但從四公主秦玥惠來看,她便知道皇后娘娘心底一定有一塊柔軟的位置。

  四公主的母妃當年死得蹊蹺,如果不是皇后娘娘主動要求領養四公主,怕是四公主而今比小九的地位更加不如。

  而四公主卻長得很好。

  雖說她看似謹小慎微,在幾位公主之間最不出色,但云貴人仔細看過她的雙眼,那清澈透亮蘊含著自信神采的眼睛,就能說明一切。

  小九能夠在皇后膝下長大,是小九苦盡甘來的福分。

  坤寧宮。

  皇后娘娘剛接到了圣諭,正抿著茶思索此事,就聽平嬤嬤前來稟報四公主求見。

  “母后。”

  秦玥惠端端正正地給皇后行了禮后,雙膝一曲跪了下去,“女兒是來向母后請罪的。”

  皇后眉梢微動:“所為何事?”

  秦玥惠緊張地攥了攥手心,將小九的事情合盤托出。

  “母后,這件事您別怪阿璐和元圓,是女兒纏著她們倆幫忙的。”

  皇后面無表情地看著不安卻又堅定的秦玥惠,心中默默嘆了口氣。

  在秦玥惠身上,她又看見了十多年前的那個身影,玥惠的母妃琴妃。

  那同樣也是一個善良而堅定的女子,卻不得善終。

  在這宮里,善良永遠都不是一個褒義的詞。

  想好好活下去,最要不得的就是善良和心軟。

  “母后。”

  秦玥惠見皇后不語,心中更是惶惶。

  皇后注視著那如水般清潤的眼,淡淡頷首道:“此事你確實做錯了。可知道錯在何處?”
足彩25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