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好好念動口訣,將木碗擲向空中。

  巴掌大的木碗在空中層層放大,眨眼間成了一葉可容納兩人的小舟。

  小舟四周靈氣環繞,仔細看去,還可見其中夾雜著一縷黑氣。

  麻好好心中了然。

  她知道自己的能耐,御器靈訣何等玄妙,常人學個三五十年也不見得學會,這只木碗能這么輕易地化為小舟,背后少不了唐明瓊的出力。

  ……

  唐明瓊不著痕跡地化去指尖的魔氣,對還在觀察木碗的好奇寶寶使了個眼色:“上碗……上船。”

  兩人這一番又是休息,又是翻法器,很是浪費了一番時間。

  他雖略施小計拖住了陳玖之幾人,然而終究不是長久之策。若不快點上碗……上船離開,怕是不久之后便要被他們追上來了。

  麻好好對修真界的法術興味盎然,但再有興趣也抵不過男主的一句話管用。于是乖乖地收回目光,打算帶著唐明瓊躍入木碗小舟,體驗一把飛渡流沙的感覺。

  只是,她正欲起跳,耳邊卻忽然響起獵獵風聲。

  一只干癟枯萎的手背突然從背后伸出,尖銳的指甲險險擦過麻好好的耳郭。

  “……”麻好好臉上一痛,人已被唐明瓊帶著連避了數十步。

  她顧不上臉頰上傳來的痛楚,定睛朝身后一看,直直對上來物空洞洞的兩個眼眶。

  空洞的眼眶之中陰邪之氣翻滾肆虐,麻好好尖叫聲被嚇回了喉嚨里,恍如遇見了從地獄爬上來的厲鬼。

  事實上也的確是厲鬼。

  不過不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而是從陳玖之那面陰氣森森的招魂幡里。

  麻好好未及站穩身形,急急地從懷里抽出幾張盾符,口里念著“盾”字在身側布開防御。

  那只陰氣纏身的厲鬼頓時被擋在屏障之外,對著淡金色的屏障又抓又撓不得近身。

  麻好好緊繃的神經還未松懈,卻見厲鬼后方又冒出了幾道黑影,倏忽便到了屏障之間。

  竟是與這厲鬼一般無二的鬼物!

  厲鬼憑添助力,鬼物們沖撞著盾符防御,力道和魔氣比之草原地界之時更勝一籌,幾下沖撞,盾符屏障便出現了細碎的裂痕。

  同一時間,陳玖之和趙錢二人姍姍來遲。

  三人發髻微亂,氣息不穩,法衣和靴面覆蓋著灰蒙蒙的風沙,想來這一路追趕得甚至辛苦。

  ……

  唐明瓊眉心微蹙,他在陳玖之身上施的法術雖算不上什么高超的神通,但憑他們幾人的修為也不應該這么快就能追上來。

  是他算錯了陳玖之的無能,還是他們一路上另有奇遇?

  “唐明瓊,我看你這次還往哪里跑!”

  陳玖之雙目赤紅,只幾個時辰不見,他體內的黑氣愈發濃郁,乍一眼看去,竟與那幾只鬼物也相差無幾。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己闖進來!”

  他聲音沙啞異常,每一個字都像是在有沙石在喉間磨動,拿起手中的招魂幡一揮,一聲令下:“都給我上!”

  鬼物的攻勢隨著陳玖之的號令愈加猛烈,麻好好連加幾張盾符增強防御屏障,卻都在頃刻間又被撞破。

  幾只鬼物將她兩人團團圍在中間,麻好好一時間進退維谷。

  “盾符撐不了多久。”

  不破不立,唐明瓊見情形不對,立即出聲說道:“我們上船,用流沙擋住他們。”

  一味躲在盾符之內不是辦法。

  陳玖之在追趕他們的途中定然有所際遇,不然這些鬼物不會突然間修為大漲。

  當下之計也只有硬著頭皮撤了屏障,拼著被鬼物近身的危險也要先上船再說。

  到時候有流沙作為阻礙,才有甩開陳玖之的可能。

  “好。”

  唐明瓊有指示,麻好好當即撤去附在盾符之上的靈力,屏障一破便拽住唐明瓊一個勁兒往小舟上躍去。

  沒有了盾符支撐,圍繞在他們身側的幾只鬼物一涌而上,干癟的手指抓向麻好好和唐明瓊,張大著黑漆漆的大口朝他們身上咬去。

  麻好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好在她穿的法衣足夠結實,連小黑的毒液都能防住,被幾只厲鬼咬上幾下還不至于報廢。

  就是這些鬼怪的指甲實在有夠鋒利,她的法衣沒被牙齒咬破,倒被它們的指甲硬生生撕出了幾塊破布。

  ……

  招魂幡法寶雖好,卻要依托施法之人的靈力。

  陳玖之如今堪堪練氣初期,能招出的厲鬼也不過是最末流之物,唐明瓊一躍入空中,鬼物們便拿他毫無辦法。

  陳玖之眼中赤紅之色更重,只能指揮兩名小弟親自作戰:“別讓他們逃了!趙紅,錢明,還不快給我上!”

  有招魂幡此等法寶傍身,仍拿不下唐明瓊一個廢物。

  趙錢二人看向陳玖之的眼里似有不屑。

  他們與陳玖之也不過是塑料兄弟的情誼,利用他昭然若揭的野心對付唐明瓊罷了。

  自古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等陳玖之和唐明瓊斗得兩敗俱傷,洛清玉和洛家還不是要落到他們二人的手里?

  趙錢兩人雖然看不上陳玖之蠢貨一枚,卻也知道此時不是翻臉的時候。心中雖有猶豫,仍是提劍上前,匯聚靈力朝麻好好與唐明瓊所乘的小舟奔去。

  幾人相隔不過短短幾十米的距離,陳趙錢三人的一言一行自然也落在麻好好的眼里。

  麻好好說不清此時的情緒。

  被陳玖之和鬼物圍堵本該叫她惴惴不安,生平頭一次碰到這種場面,也確實讓她嚇出了一身冷汗。

  然整本書最大的大佬就杵在她的身邊,若是這位唐明瓊肯發力,別說是一個陳玖之,一百個陳玖之都不夠看。

  重點是他累死累活也要隱瞞身份,叫麻好好不知道是該擔心自己的安危好,還是該放心地跟著大佬才好。

  保險起見,麻好好又翻起了儲物袋,一樣一樣地往外掏東西,將能用到的法寶都堆在她觸手可及之處,只等陳玖之幾人攻上碗來,用人民幣玩家的財力和他們殊死一戰。

  麻好好做好準備,已在儲物袋內再次捏住“祖師的拖鞋”,有這件法器攻其不備,應該能暫時拖延一段時間。

  萬事俱備,只欠敵襲。

  只是麻好好沒想到,她沒等來趙錢二人躍舟而入,等來的卻是下方一聲凄厲的慘叫。
足彩258下载